你好,欢迎光临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全国百姓放心百佳示范医院
国家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
文苑九十五
发布时间: 2021年03月05日     类别: 和平文苑

与中医的不解之缘

 

       20208月,家住壶关县的沫沫一家经人介绍来到我院中医科小儿推拿中心寻求帮助,龚秀医生一眼就看出沫沫斜颈,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歪脖子”,经过详细询问和颈部触诊,确诊为“小儿先天性肌性斜颈”。

        原来,父母早在沫沫3个月大的时候就发现孩子有点“歪脖子”,但他们认为“长长就好了”,结果孩子的脖子不但没有“长直”,反而越来越歪,并且出现“偏头”及“大小脸”等症状。

       龚医生耐心向家属解释此病的病因、危害及保守推拿、手术两种治疗方法。但推拿治疗的最佳时间在6个月龄以内,而沫沫当时已经14个月,推拿恢复的难度相对较大,疗程需要3个月至半年甚至更久,家长要做好“长期应战”准备。

       为了让沫沫免受手术之苦,父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选择了中医辨证推拿治疗,经过连续8次治疗后,沫沫歪头症状明显缓解,头部活动范围增大,颈部肌肉挛缩明显改善,沫沫的头终于可以竖直了!家属看到如此明显的效果,更加坚定了治疗的信心。

        龚医生每次推拿都非常耐心、循序渐进,沫沫在治疗过程中总是能安然入睡,一觉醒来治疗也正好做完,真正达到了“让孩子在轻松中保健,在快乐中治疗!”沫沫每次来总是开心地跑到龚医生身边,操着稚嫩的奶音喊着“姨~”。

      “龚医生真是把沫沫当自己的孩子对待呀!”沫沫奶奶说:“我们厂的工人都说沫沫脖子好多了,效果可好了,我们一定会坚持下去!”

       在给沫沫治疗过程中,他们一家人也和中医科的医护人员熟络了起来。听闻沫沫爸爸常年清嗓子、腹胀、呃逆,奶奶腰痛多年,吴君老师耐心地询问病情,并给予针对性治疗,爸爸和奶奶的顽症有了明显改善!一家人由衷地感慨:“和平医院的技术就是好!”

       暑往寒来,时至20211月,治疗记录已经厚厚一沓了,沫沫颈部的肌肉也渐渐长了起来,向左侧翻身也从最初的翻不过去、翻过去抬不起头到现在能够配合连翻56个,左手抓高物也是驾轻就熟,治疗已经到了巩固期。“中医科医护人员对我们全家的付出,我真是每天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沫沫奶奶激动地说。

        待患如亲有仁心,医患和谐一家亲,这次相遇与治愈是沫沫一家与中医科的不解之缘,也是医患之间最淳朴的深情厚意。

 

(宣传统战科 申贝贝


我愿做生命的守护者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每个人的理解不同

生命的答案也不尽相同

于我而言

我不仅仅是名护士......

 

     作为神经内科的一名护士,我们的服务对象大多是重症,或需要长期卧床的患者,我们所做的不仅仅是单纯的打针、输液,更要用优质的护理服务去安抚和照料患者;要用真挚的爱心去关爱和化解病人的无助;要用精湛的护理技能托起病人生命的希望。

     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一次次一遍遍一句句,不厌其烦,让爱常驻心中。有时,还要承担起亲人的角色。

     最近就有这样一名患者,史某,男,51岁,入院时由朋友和房东送来神经内科,当时神志呈浅昏迷,病情较重。经过积极抢救治疗,患者神志逐渐清楚,病情平稳。虽没有家属陪护,但神经内科的每一名医护人员都视他如亲人,翻身拍背、洗脸擦浴、饮食、大小便护理样样没有落下。

     史某要转入普通病房,有的护士亲自给他刮胡子,有的护士帮忙给他剪指甲,一起护送他到普通病房。

     病房里的其他患者了解了史某的状况,也尽其所能帮助他,多带一份餐食、一份水果,一次伸手、一句问候,点点滴滴的温暖汇聚在一起,伴随着患者康复治愈,被治愈的应该还有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总是会感动,感动于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感动于患者的逐渐康复,感动于社会的点滴温暖!目前患者已符合出院指征,愿健康与他相伴,愿患者回家的路不再漫长。

     我是一名护士,我热爱自己的工作。是它让我知道如何平等、善良、真诚地对待每一个生命;是它让我理解不抛弃、不放弃,活着就是一种美丽;是它让我明白了人世间平凡就是一种幸福;是它让我懂得奉献的人生更美丽!

     我为自己从事的护理工作而感到自豪,我愿做病人生命的守护者,把爱常驻心中!

 

神经内科  高俊丽  田玉娇



安宁疗护  让生命从容谢幕


       生命的尽头,我们能做些什么?

       来肿瘤科工作已有十年,看着一个个癌症患者病逝,我心中感慨万千。特别是肿瘤晚期的患者,他们或是呼吸困难、或是疼痛难忍、亦或是各种恶液质。眼前的所有情景都让我不断思索,作为一名专业的医护人员,到底能做些什么来减轻他们的痛苦,让他们安详、有尊严地离开。

       2016年,我开始接触癌痛,通过深入学习相关知识 ,我们切实为癌痛患者解决了躯体上的不适。后来科室又成立了无呕病房,为化疗患者解决了便秘等生理上的不适。但还是有很多晚期患者,他们生理上的不适虽已缓解,看起来仍旧痛苦不堪,抑郁难眠。

       作为专业人员,我们能深切地体会到患者对死亡充满了恐惧,但却不知从何入手。因为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人,都并未接受过死亡教育,对“死亡”谈之色变。

       直到201911月,我赴北京参加了为期5天的癌痛培训之后 ,才第一次系统地认识了“安宁疗护” 这个词,也对它有了更深的了解 。面对癌症晚期患者,我们不光要进行基础的治疗护理,也应对患者及其家属实行“灵性关怀”,实施安宁疗护,让每个生命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

       后来的工作中,我也试着将“灵性关怀”运用到临床上,但还是羞于表达。

       终于,我鼓起勇气介入了一位燕姓患者。该患者脾气暴躁,求生欲很强,但全身多发转移,目前处于恶液质状态,躯体上无明显不适,但对待医务人员似乎总有不满情绪,却也无法排解。

       一天早晨,当我为他进行晨间护理的时候,我尝试着和他聊天……

       “叔叔,有什么烦恼,让您总是这么焦虑、烦躁,可以试着跟我讲讲,说不定会好些呀!”

       “我想吃饭,可是你们连水都不让我喝!”

       由于该患者是胃腹腔多发转移瘤的患者,现处于禁饮食期。了解下来,才知道原来是患者对此表示不解,故而认为自己活着没有一点质量,连最起码的吃饭喝水权利都被剥夺了。事实是医护人员每天都为其进行肠外营养治疗,他应该是没有饥饿感的。

       但是患者一再强调,他活着没有质量,没有意义。面对这样的问题,我顿时哑口无言。确实,我们在平常的护理中,并没有来得及去考虑患者最基本的生理和心理需求。“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中最底层的需求我们都没有触及。

       经过查阅资料,并征得主管医生的同意后,我们告知患者可以“吃东西”。所谓“吃东西”,并非是要将食物吞咽下去,而是让患者咀嚼自己想吃的东西,然后吐掉,同时做好口腔护理。这不仅让患者再次品尝了各种味道,唤醒了味蕾,与此同时也锻炼了患者的口腔功能,预防了口腔感染。

       这确实让燕叔高兴了起来,但仅仅两天,患者便再次陷入了低落的情绪中。我们考虑到“马斯洛需要层次理论”中基本需求解决了,爱与被爱的需求还未展现。

       “您有什么话对我说吗?还是在担心什么?”

       “我死了,我老婆怎么办?”

       “您的儿女们会照顾好她的。”

       “我女儿脾气不好,老跟她妈吵架。”

       此时,燕叔的老婆早已哭成泪人,我亦是被感动的一塌糊涂。我决定,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他解决这个问题,让他减少担心。通过跟女儿多次沟通,父女、母女以及夫妻之间的“矛盾”基本化解了。

       不久之后,燕叔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安详,但至少不留遗憾。因为我们真正去做了,去干预了,也让我看到了“安宁疗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更理解了“生命需要长度,更需要厚度”的意义。

       每个生命都应该从容谢幕,不留遗憾!希望每一个医务工作者都能去践行 “有时去治愈,常常会帮助,总是在安慰”的承诺,做一个有温度的白衣天使!

药是苦的,爱却是甜的!

       202010月份,我们科室又培养了一名中华安宁疗护专科护士,希望通过我们共同努力,可以帮助到更多的患者。

        我们深信——冬天来了,春天不会远!

 

肿瘤内科   牛鲜丽


地 址:山西省长治市延安南路110号

急救电话:96222

门诊咨询电话:0355-3128457

行政办公室电话:0355-3128018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9 长治医学院附属和平医院 版权所有  晋ICP备11005070号-1

返回顶部